• 1
  • 2
  • 3
  • 4
聯系方式
工廠地址: 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上墅鄉上墅工業園區
辦公地址: 浙江省湖州市安吉縣祥和路350號
總經理: 華錫林
電話: 0572-5881878
5881876
傳真: 0572-5881879
郵編: 313300

行業新聞

竹炭的性能和應用進展

時間:2014-1-4 11:17:41   瀏覽:1564

  • 隨著生活水平和環保意識的提高,人們越來越追求高品質的生活,但環境污染、電磁輻射、農藥殘留等問題卻在時刻威脅著人們的健康。經研究發現,竹炭具有超強的吸附能力,同時還能防輻射和產生負離子,可以有效地保護人們的健康。我國的竹炭業已經成為一個新興的產業,但由于種種原因尚未形成規模化經營,那么,這個朝陽產業如何才能煥發朝氣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首先,竹炭的吸附性能,電、磁性能及其在各領域的應用狀況,如吸附大氣和水環境中的無機、有機污染物;以竹炭為原料生產電磁屏蔽材料、靜電屏蔽材料和電熱材料,同時,可通過重整孔結構和修飾孔表面等方法來提高竹炭的吸附能力。另外,竹炭的多孔性能使不同材料負載其上成為可能,由此可充分發揮兩種材料的優勢,使得竹炭基復合材料具有很廣的應用前景。本文還涉及竹炭吸附熱力學、動力學及再生研究、改性竹炭等內容,并指出今后竹炭研究的發展趨勢。
    竹炭是竹材在高溫、缺氧(或限制性的通入氧氣)條件下,使竹材受熱分解而得的固體物質,具有較高的孔隙度和比表面積,它的特殊結構使其具有良好的吸附性和電、磁等性能。竹炭及其制品在環保、醫學和食品等領域具有廣泛的應用前途。對竹炭的研究和開發在近幾年掀起熱潮,并成為竹資源研究開發領域的熱點。竹炭的性能及應用方面對其進行評述。
     
    竹炭含有豐富的堿性礦物質(如鈣、鐵、鉀等),這些礦物質易融于水,能中和水之PH值,使其介于7.5~8.5之間呈弱堿性,再者竹炭多孔特性可吸附來自水中的氯等有害物質及其它異味,吸附能力極強,活性炭可除去三鹵甲烷使其無毒化,使水質變得甜美甘醇,竹炭制作技術起源于中國古代,但是對竹炭品質的提升,以及竹炭制品的應用文化則發祥于日本,現在日本和中國專家經過多年的研究反復論證,終于明確提煉. 
    1 竹炭的吸附性能
     
    通過顯微鏡可以觀察到,竹炭的組織中有豐富的孔隙,這些孔的吸附性能良好。實驗證明,每克竹炭對液態氮的吸附面積達150~380m2,相當于一個籃球場大小,是木炭吸附面積的2~3 倍。良好的吸附性使其在吸附污染物方面得到了廣泛應用。
     
    1.1 吸附環境中的污染物
     
    竹炭可以吸附空氣中的污染物, 起到凈化氣體保護環境的作用。吳燕等開展了竹炭吸附文物保護微環境中的有害氣體———氮氧化物的研究,優化了NOx濃度、流量、濕度條件、竹炭量等因素對低濃度氮氧化物去除效果的影響,確定了達到最佳凈化效果的實驗條件為3g 以上的竹炭量、<20%的濕度及1.0~1.5L/min 的流量。在這種情況下低濃度(150×10-9)的NO 去除率在95%以上,對NO2的去除率>96%;活化劑改性和對竹炭進行超聲處理后, 對NO 凈化效果有明顯的提高作用, 說明竹炭在文物保護微環境中應用的可行性。在竹炭凈化氣體方面,國內還有用其吸附空氣中甲醛的報道,表明竹炭是一種很有潛力的環保型吸附功能材料。竹炭強大的吸附能力在水質凈化中也得到了廣泛的應用,能吸附水相中無機和有機污染物。已有報道竹炭可吸附水相中無機離子,如Pb2+、Zn2+、Cd2+、Cr6+、Hg2+、Ni2+,探討了吸附時間、溶液pH 值、竹炭量吸附溫度、無機離子初始值等條件對所研究對象去除率的影響。在最佳試驗條件下,竹炭對溶液中的離子最高去除率可達99.8%。此外,陳國青等[4]在研究超細竹炭對水中Pb2+的吸附能力時, 還考慮了水的硬度和污水中可能含有的其他重金屬離子對吸附Pb2+的影響,實驗主要考查了水中的Ca2+、Cu2+、Cd2+,結果表明,溶液中Ca2+對超細竹炭吸附Pb2+有一定抑制作用; 在一定濃度下, 水中Cu2+、Cd2+對超細竹炭吸附Pb2+的干擾較小; 此外還有吸附后需用到的混凝劑聚合氯化鋁(PAC)的影響。實驗顯示,在pH值為4 時,PAC 對超細竹炭吸附Pb2+吸附效果會有所減弱。根據原國家環保局“中國環境優先監測研究”,苯胺和苯酚為水中優先控制污染物。周云龍等和葉桂足等分別研究了竹炭對水溶液中苯胺和苯酚的吸附性能,討論了竹炭吸附的最佳試驗條件。研究表明,按苯胺與竹炭質量比1:980 投加竹炭,苯胺去除率達到93%以上,pH 值對苯胺吸附效率影響最大,最佳值為8~9 之間。葉桂足等發現,小粒徑的竹炭利于苯酚的去除,質量濃度為2.500g/L、粒徑為0.074mm 的竹炭對苯酚的吸附率高達92.5%,并證實,酸性環境有利于吸附過程,這與苯酚在不同pH 值下的離解程度有關。染料廢水處理問題也引起人們的廣泛關注,而竹炭能有效地去除廢水的色度和COD。周云龍等[探討了竹炭對甲基橙溶液的吸附行為。研究證實,竹炭的粒徑越小,其比表面積越大,對甲基橙的吸附能力越強;隨著溶液pH 值的增大,甲基橙的吸附效果直線下降, 最佳吸附效果下溶液的pH 值為2,這些都與文獻的研究結果相符。實驗顯示,在最佳條件下竹炭對甲基橙的吸附率可達到90%以上,能有效除去溶液中的甲基橙。此外,該研究組還做了羅丹明B 在竹炭上的吸附研究,證實竹炭是較為理想的吸附廢水中染料的材料。在樣品前處理技術中,固相萃取由于其高回收率、高富集效率、消耗有機溶劑少、易于自動化等優點得到了廣泛的應用, 而竹炭強大的吸附性使其成為良好的固相萃取吸附劑。Zhao 等在這方面做了較多工作,見表1。從所做研究中可以看出,竹炭是一種很好的富集環境中痕量、超痕量有機污染物的吸附材料,表明以竹炭為吸附劑的固相萃取方法是富集和檢測環境水樣中污染物的一種很有應用潛力的分析手段。
     
    1.2 改性竹炭和竹炭基復合材料的應用
     
    通過重整竹炭的孔結構和修飾孔表面等方法可以提高竹炭的吸附能力,目前常用二次活化制備活性竹炭的方法得到改性竹炭。Lee 等用KOH 粉進行活化,制得了以微孔為主的活性竹炭,BET 比表面積隨磷酸與竹炭質量比的增大而增大,從300m2/g 增大到2500m2/g。國內也有關于竹炭改性的研究報道。較早的是楊磊等[21]針對吸附苯酚而改變竹炭的顆粒粒度的研究;游芳等[22]研究了Fe2(SO4)3對竹炭進行表面官能團改性,pH=2.43 時為最佳條件, 硫酸鐵溶液中游離態的Fe3+與竹炭中的羥基和羰基團發生絡合反應,使Fe3+載在竹炭骨架上完成竹炭改性;其除氟機制主要是氟離子與載入竹炭內的Fe3+發生配位反應, 改性后的竹炭對氟的去除效率從55%提高到91.7%,大大加強了除氟能力。朱仙弟等采用硝酸對竹炭進行改性,硝酸氧化使得竹炭孔隙擴容,同時表面生成羰基、羥基等含氧活性基團,使得竹炭對目標物的吸附量明顯高于未改性的竹炭。蔣新元等研究了不同部位竹材制備竹活性炭及其對苯酚的吸附性能。實驗表明,由竹蔸、竹節和竹枝3 個不同部位竹材加工剩余物制備的竹炭與竹活性炭, 吸附性能均不同,其中以竹蔸制備的竹炭和竹活性炭的吸附性能最好,前者與竹材不同部位的纖維密度相關,后者在前者的基礎上由于活化劑和高溫的作用而進一步擴大了孔隙度, 比表面積從110.354m2/g 增加到462.069m2/g,這也很好地說明了經活化后得到的竹篼活性炭具有更加優異的吸附性能。竹炭的多孔性使得不同材料負載其上成為可能。周建斌等采用納米二氧化鈦(TiO2)對竹炭進行改性,將竹炭的吸附性能和納米TiO2光催化活性有機地結合起來。實驗表明,TiO2既負載到竹炭孔隙的邊緣和表面,又沒有堵塞竹炭的特殊孔隙,改性竹炭在吸附苯的同時將其光催化降解為無污染的CO2,最佳的苯凈化率可達93.50%。周珊等將竹炭加入經氨氮馴化后的微生物懸液中制得竹炭固定化微生物菌,研究了其去除水樣中氨氮的效果,并進行了竹炭吸附法和竹炭固定化微生物處理氨氮的對比試驗。分別取24.4g 粒徑為5mm竹炭和25g 竹炭固定化微生物處理150mL 初始氨氮質量濃度為200mg?L-1、pH 值為8 的水樣,實驗表明,竹炭對氨氮吸附平衡時,氨氮去除率為34.6%,對氨氮的吸附量為10.4mg,竹炭固定化微生物處理氨氮水樣48h 時, 氨氮去除率為70.2%,氨氮去除量為21.1mg,后者對氨氮的去除能力遠大于前者。
     
    1.3 吸附動力學和熱力學研究
     
    張啟偉等分別從熱力學和動力學方面研究了竹炭對水中苯胺的吸附行為。通過不同粒徑竹炭對苯胺的吸附試驗發現ln(1-F)與時間t 線性的相關系數在0.995~0.998 之間,所以竹炭對苯胺的吸附擬用準一級動力學描述;同樣,以ln k 對1/T 作圖得到0.997 的良好線性相關系數,可見表觀吸附速率常數與溫度的關系符合Arrhenius 經驗公式。熱力學研究表明:苯胺在竹炭上的吸附均受溫度影響,溫度升高,吸附平衡常數減小,吸附量減小,等量焓變ΔH 均為負值,說明竹炭吸附過程為放熱過程,且ΔH<40kJ/mol,表明吸附過程主要為物理吸附;測得吉布斯自由能ΔG<0,表明吸附質從溶液到吸附劑表面的吸附過程是自發過程。朱仙弟等做了硝酸改性竹炭吸附水溶液中4-硝基苯酚的熱力學和動力學研究,與張啟偉的研究結果不同,動力學過程用二級吸附動力學模擬得到的線性相關系數可達0.9995,遠優于同濃度的一級動力學方程0.8501 的線性系數,通過二級吸附模型計算出的平衡吸附量也與實驗值相符;改性竹炭對4-硝基苯酚的吸附行為可用Langmuir 和Freundlich 等溫式進行描述,__________相關性都較好,且前者略好于后者,說明4-硝基苯酚在改性竹炭上的吸附主要為單分子層吸附。通過求得的熱力學參數表明,改性竹炭對4-硝基苯酚的吸附是吸熱、自發的過程,這也與張啟偉放熱吸附的研究結果不同,但吸附都是以物理吸附為主,再次佐證了陳文淵的研究結論。
     
    1.4 竹炭吸附劑的再生
     
    竹炭吸附后的再生利用有利于節約原料,提高竹炭利用效率。文獻在研究竹炭對溶液中Zn2+的吸附行為時,做了相關的再生實驗。為恢復竹炭的吸附能力,以水作洗脫劑,采用煮沸或水+微波加熱的方法進行洗脫, 通過二次吸附與初次吸附的吸附量比(第二次吸附的吸附量與第一次吸附量的比值)對比衡量再生效果。實驗表明,水煮沸方法處理的竹炭在經過長達30min 吸附后,吸附能力只能恢復到70.2%,相比之下微波加熱的方法效果較好, 竹炭的吸附能力可恢復到92.9%以上,這是由于微波加熱速度快、熱效率高,且具有分子意義上的攪拌作用。同時發現,在總時間相同的情況下,分兩次使用水+微波加熱洗脫的再生活性炭效果更佳, 吸附能力可恢復到97%以上。文獻中還運用水+微波加熱方法對吸附了溶液中Hg2+和Pb2+的竹炭進行再生試驗,吸附能力分別可恢復到97%和96%以上。
     
    2. 竹炭的電磁性能
     
    竹炭具有一定的導電、導磁性能,利用這一特性能夠以竹炭為原料生產電磁屏蔽材料、靜電屏蔽材料和電熱材料等功能型新材料。關于竹炭導電理論及影響因素已有諸多報道。研究認為,竹炭導電主要有離子導電和石墨化導電兩種。在炭化最高溫度低于900℃以下,主要是離子導電,離子包括與構成竹材的聚合物分子中的離子基締合在一起而產生的離子, 以及由竹材無機成分中含有的雜質產生的離子,隨著炭化最高溫度升高(>1100℃),竹炭導電主要與竹炭形成易石墨化結構有關。一般認為,炭化工藝是影響竹炭導電率的主要因素。邵千鈞等探討了不同加熱溫度和加熱時間對竹炭導電性能的影響,研究表明,在500~1000℃范圍內,隨著加熱溫度的升高,竹炭的體積電阻率不斷下降,在600~800℃范圍內,竹炭的電阻率突變,導電性能得到良好改善,最終確立了適用于生產的工藝條件為加熱溫度700~850℃,加熱時間4~6h。傅秋華等從<__eG5_竹炭的理化性能角度探討了竹炭電阻率和竹炭理化性能之間的關系,結果表明竹炭電阻率和竹炭理化性能之間存在相關性,竹炭電阻率隨竹炭灰分含量、固定碳含量、密度和pH 值的增加而有不同程度的降低, 而隨著竹炭揮發分含量的降低而降低,這是由于不同的理化性能對應竹炭中不同的纖維結構及元素、化合物組成,最終導致了電阻率的變化。超級電容器具有工作溫度寬、能量密度高、充放電速度快等優點,在電動汽車、數據記憶存儲系統等領域具有很高的應用潛能。白翔等的研究顯示,竹炭進一步活化得到竹炭基活性炭,在雙電層電容器的應用上表現出良好的優勢。試驗表明, 經KOH 活化后的竹炭基活性炭具有比水活化后更大的比表面積,且前者擁有10 倍于后者的中孔比表面積,這使它比只有微孔的材料表現出更好的超級電容器電化學性。試驗表明,竹炭與KOH 以1:4 質量比混合,在800℃惰性氣體氛圍保溫1h 的條件下活化獲得的活性炭, 在0.05mA/g 電流密度下恒流充放電的電容比容量可達207F/g,顯示出很好的大電流充放電性能。進一步控制其活化過程及產物形態,有望獲得適合于快速充放電的超級電容器電極材料。電容去離子技術由于其能量利用率高, 不需酸堿再生、無污染等優點在飲用水軟化、廢水凈化、海水脫鹽等方面有著廣闊的市場前景。張玲等探討了制備竹炭基活性炭電極的最佳工藝條件,并將其應用于電容去離子模擬裝置。正交試驗表明活性炭、導電劑、黏結劑的質量配比對電極的去離子性能影響最大, 在配比為80:15:5 條件下制備的電極由于具有較高的竹炭和導電劑含量而改善了整體的吸附和導電性能, 被確定為最終配比條件。以上配比及電極極片厚度0.70mm、載炭量約27mg/cm2 為電極制備的最佳工藝條件。模擬裝置在pH 值為5.16、電壓1.55V、電極間距離2.0cm 的最佳去離子條件下對廢水中Cu2+、Pb2+的去除率約達75%。謝國等還進行了電動-竹炭聯合修復河涌底泥重金屬污染的研究。為解決電動修復技術中重金屬沉積問題,調節土壤pH 值、提高修復能力,筆者采用了檸檬酸預處理、竹炭吸附和電極周期性切換的強化手段, 并進行了非竹炭吸附區、竹炭吸附區、電極切換-竹炭吸附區重金屬離子去除效率的對比試驗。結果表明,檸檬酸預處理能增加底泥中表面電荷及土壤溶液離子濃度,提高了底泥電導率,降低底泥初始 pH 值,有利于重金屬的去除。在竹炭處理區,可能由于竹炭的高比表面積以及底泥適宜pH 值環境的共同作用, 導致重金屬被竹炭吸附而遷出底泥, 從而得到較高的重金屬去除率。周期性切換電極可以較好地控制底泥的pH 值變化,防止重金屬在兩極的富集,提高重金屬的遷移效率。在文獻實驗條件下, 重金屬Zn、Ni 的平均去除率分別為80.95% 、68.26%。
     
    3. 竹炭的其他性能及應用
     
    竹炭的吸附能力強,孔隙度高,適合作為土壤微生物和有機營養成分的載體,可增強土壤活力,是一種良好的土壤改良劑。此外,在醫藥衛生領域,竹炭可釋放出天然香氣,提高人的睡眠質量;竹炭輻射出的遠紅外線,能滲透血管,刺激身體各經絡的穴道,改善身體器官機能,并能祛臭、吸濕、抗菌。利用竹炭加工制成的枕頭、床墊、坐墊等產品是良好的安寢物品。在材料工業,用竹炭可以制成各種復合材料,如竹炭陶瓷多孔體、粉末成型復合材料及碳復合材料中的特殊功能材料、特種載體材料等。竹炭可以制成各種工藝品、藥品填充劑、飼料添加劑、可降解塑料的填充劑,還可用作燃料等。炭應用開建筑裝璜上:將竹炭放置在樓房底層或地板下,具有防潮、防霉、防蟲、改善環境的功效。由于竹炭具有自動調濕功能,且功效持久不變,故其遠優于我國目前普遍在樓房下放置生石灰的方法。竹炭粉用于建筑涂料加工生產,前景非常廣闊。 炭應用于環境保護上:竹炭是良好的凈水處理劑,將竹炭置于水中,能處理水中殘留的有害化學物質和水中的臭氣,用竹炭顆粒治理河道、污水,特別是城市污水的治理,不但能凈化水質,還能除去臭味,美化環境,效果特別顯著。竹炭應用于醫藥衛生上:竹炭中含有乙酸、乙醚、酒精等成份,對皮膚的過敏、氣喘、腳氣有消毒殺菌作用。長期使用竹炭牙膏、香皂、洗面奶、美容霜和竹炭浴,能促進皮膚角質軟化,使皮膚增白清爽,光滑柔潤,起到護理皮膚的作用。且對皮膚病有一定的預防和治療效果。 
        竹炭應用于凈化空氣上:利用毛竹各部位燒制的竹炭,制做成調濕炭、工藝美術品,如竹根炭、竹筒炭、炭酒杯、炭花籃等,用竹炭粉壓模制作各種壁掛飾品,如彌勒像、觀音像等,既具觀賞性,又具有調節室內空氣濕度、凈化室內空氣的作用,還可防止空調病的發生。 
    竹炭應用于日常生活上:可根據竹炭的特性制作生活用品、床上用品,以及冰箱除味保鮮、衣柜防霉除濕的專用炭包,用竹炭片與大米一起蒸煮,可吸除異味、異質和大米所含的農藥殘留物。在飲用水中放入竹炭,經過一段時間的凈化后可直接飲用。用竹炭布制作鞋墊、服裝內襯、乳罩,可消除異味,抗菌吸濕。用炭布裝裱字畫、照片收藏等物品,可起到防霉、除濕作用,長期保存不褪色,不霉變。
     
    竹炭良好的吸附和電、磁性能使其在農業、化工、醫藥衛生、環境保護等領域應用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對竹炭及相關制品的生產也成為近年來興起的一個產業門類。在今后的研究中,竹炭的吸附機制,竹炭吸附性能的提高,竹炭的二次活化改性和復合材料的研究,竹炭的重復、再生利用,竹炭基電極材料的制備及在各領域的應用都將是熱點所在。
    參考文獻(References)
    [1] 張東升, 王戈, 張新萍. 竹炭利用綜合評述[J] . 世界竹藤通訊, 2004.
    [2] 吳燕, 修光利, 王大為, 等. 竹炭凈化文物保存微環境空氣低濃度氮氧化物[J]. 環境科學與管理, 2009.
    [3] 楊磊, 陳清松. 竹炭對甲醛的吸附性能研究[J]. 林產化學與工業, 2005.
    [4] 陳國青, 周靖平, 高琦, 等. 超細竹炭對水中Pb2+的吸附效果[J]. 解放軍預防醫學雜志, 2006.
    [5] 王桂仙, 張啟偉. 竹炭對溶液中Zn2+的吸附行為研究[J]. 生物質化學工程, 2006.
    [6] 劉創, 趙松林, 許堅. 竹炭對水溶液中Cd(II)的吸附研究[J]. 科學技術與工程, 2009.
    [7] 王桂仙, 張啟偉. 竹炭對溶液中鉻(VI)的吸附特性研究[J]. 廣東微量元素科學, 2007.
    [8] 張啟偉, 王桂仙. 竹炭對溶液中汞(II)離子的吸附行為研究[J]. 林業科學, 2006.
    [9] 李中寶, 梅平, 陳武. 竹炭對水溶液中鎳(II)吸附規律研究[J]. 長江大學學報, 2008.
    [10] 何杰, 劉玉林, 謝同鳳. 天然沸石用于去除水體中有機物污染物的效果[J]. 水處理技術, 1998.
    [11] 周云龍, 池毓務, 胡志彪, 等. 苯胺在竹炭上的吸附行為研究[J]. 龍巖學院報, 2009.
    [12] 葉桂足, 陳清松, 賴壽蓮. 竹炭對水溶液中苯酚的吸附性能研究[J], 2005.
    [13] 周云龍, 胡志彪, 丁蔭祥, 等. 竹炭對甲基橙溶液吸附行為的研究[J].材料導報, 2009.
    [14] 黃田富, 陳旭超, 胡志彪, 等. 羅丹明B 在竹炭上的吸附研究[J]. 龍巖學院學報, 2008.
    [15] Zhao R S, Wang X, Yuan J P, et al. Investigation of feasibility ofbamboo charcoal as solid-phase extraction adsorbent for the enrichmentand determination of four phthalate esters in environmental watersamples[J]. Journal of Chromatography A, 2008.
    [16] Zhao R S, Wang X, Yuan J P, et al. Sensitive determination of phenols_in environmental water samples with SPE packed with bamboo carbonprior to HPLC[J]. J Sep Sci, 2009.
    [17] Zhao R S, Wang X, Wang X, et al. Using bamboo charcoal as solidphaseextraction adsorbent for the ultratrace -level determination ofperfluorooctanoic acid in water samples by high -performance liquidchromatography-mass spectrometry [J]. Anal Bioanal Chem, 2008.
    [18] Zhao R S, Wang X, Yuan J P, et al. Solid-phase extraction of bisphenol A, nonylphenol and 4 -octylphenol from environmental water samplesusing microporous bamboo charcoal, and their determination by HPLC[J]. Microchim Acta, 2009.
    [19] Zhao R S, Yuan J P, Jiang T, et al. Application of bamboo charcoal as solid-phase extraction adsorbent for the determination of atrazine and simazine in environmental water samples by high -performance liquid chromatography-ultraviolet detector[J]. Talanta, 2008.
    [20] Lee B J, Kim Y J, Horie Y. Bamboo -based activated carbons as an electrode material for Electric Double Layer Capacitors(EDLCs) with an aqueous and organic electrolytes [J]. Tanso Zairyo Gakkai Nenkai Yoshishu, 2003.
    [21] 楊磊, 賴壽蓮, 陳清松, 等. 竹炭及其改性材料對苯酚吸附性能的研究[J]. 福建化工, 2004.
    [22] 游芳, 彭兵, 柴立元, 等. Fe2 (SO4)3對竹炭表面改性工藝及機理分析[J]. 中南大學學報: 自然科學版, 2008.
    [23] 朱仙弟, 趙松林, 梁華定. 改性竹炭對4-硝基苯酚的吸附行為研究[J]. 應用化工, 2009.
    [24] 蔣新元, 胡迅, 李湘洲, 等. 不同部位竹材制備竹活性炭及其對苯酚的吸附性能[J]. 林業科學, 2009.
    [25] 周建斌, 鄧叢靜, 傅金和, 等. 納米TiO2改性竹炭對空氣中苯的吸附與降解[J]. 南京林業大學學報: 自然科學版, 2008.
    [26] 周珊, 周匯, 單勝道. 竹炭固定化微生物去除水樣中氨氮的研究[J].林業科學, 2009.
    [27] 張啟偉, 王桂仙. 竹炭對苯胺吸附的熱力學與動力學研究[J]. 林業科技, 2008.
    [28] 陳文淵. 竹炭吸附水中有機物的研究[D]. 福州: 福建農林大學材料工程學院, 2004.
    [29] 張啟偉, 王桂仙. 竹炭對溶液中鉛(II)離子的吸附行為研究[J]. 麗水學院學報, 2005.
    [30] 張文標, 華毓坤, 葉良明. 竹炭導電機理的研究[J]. 南京林業大學學報: 自然科學版, 2002.
    [31] 邵千鈞, 徐群芳, 范志偉, 等. 竹炭導電率及高導電率竹炭制備工藝研究[J]. 林產化學與工業, 2002.
    [32] 趙麗華, 余養倫, 林守富, 等. 竹炭電阻率的初步探討[J]. 林產化工通訊, 2003.
    [33] Hideyuki Y, Shiro M. Electric resistance of bamboo charcoal [C]// Symposium of International Academic Discussion on Bamboo Charcoal & Bamboo Vinegar in 2001. Beijing: China Forestry Publishing House, 2001.
    [34] 傅秋華, 翁益明, 張文標, 等. 竹炭電阻率與其理化性能間的關系[J].浙江林業科技, 2003.
    [35] 白翔, 陳曉紅, 張東升, 等. 竹炭基超級電容器電極材料的制備和電化學性質[J]. 炭素技術, 2009.
    [36] 張玲, 夏暢斌, 陳平, 等. 竹炭基活性炭電極電容去離子模擬裝置的研究[J]. 工業水處理, 2009.
    [37] 謝國, 王德漢, 林丹妮. 重金屬污染河涌底泥的電動-竹炭聯合修復[J]. 華中農業大學學報, 2009.


黄色片操逼逼